当前位置:泸州新闻中心 > 经济动态 >

武汉肺炎患者:为了一张病床我等了10天_财经

作者:泸州新闻中心来源:时间:2020-01-31 18:59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30日电 (薛宇飞)在距离出现发烧症状10天后,张平才住进武汉市普爱医院,而在这之前,他只能搬着折叠床躺在医院留观室的过道上。在他被医院收治的当天,连续高烧几天的女婿也躺在了留观室,等待入院。

中新经纬记者采访多位患者家属得知,面对不断增加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武汉市的床位紧张问题仍然突出。武汉当地媒体的报道显示,武汉前两批定点医院的床位基本饱和。

排队十七八个小时才能打上一针

武汉硚口区的张平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许与1月12日举行的一场婚宴有关,当时,他与一位出售活禽的亲友坐在一张桌上。后来,这位亲友在张平发病前就住进了医院。

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晚,张婕正在家中收拾年货和行李,打算跟着丈夫李贤回家过年。这时张婕的父亲张平感觉身体有些发热,脸色也泛红,拿来体温计一测,体温到达了38.7度。联想到武汉市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一家人有些不安。

张婕拿出家里的退烧药给张平吃,到了21日凌晨5点,体温恢复正常,但到当天下午,又出现低烧。之后,女婿李贤带着张平去了武汉市中心医院,抽血化验结果还算正常。张平预约了22日上午11点的CT,CT结果出来后,门诊医生告诉他们,“(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八九不离十。”

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张平 受访者供图

之后,他们马不停蹄地去了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张婕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武汉今年冬天的流感就很严重,出现疫大理生活情后,定点医院更是人山人海。

“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挂号排了3、4个小时,看医生排到了晚上7、8点钟,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才打到一针拜复乐。然后再排第二天的针,连续3天,最短排17-18个小时才能打上一针,最长的20多个小时。”张婕称,她丈夫李贤连续排队几天,身体已经吃不消,每天只能坐在凳子上,靠着墙眯一会儿。

22日从家里出去,张平和李贤连续3、4天都没有回家,张平只能在车上休息,症状并未好转,反而有所加剧。

26日(农历大年初二)晚上,李贤开始发烧,后来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生嘱托,他的症状较轻,回家隔离治疗,尽量少来医院。由于武汉市内公共交通已经暂停,李贤不能再开着车去医院,也不能去帮着张平排队打针,一家人回了家。

自带折叠床等待入院

回家后,张平的症状没有好转,无奈之下,一家人打了120,急救车来了之后,他们所在的社区开始登记张平和李贤的患病情况。急救车将张平拉到了武汉市普爱医院,但仍需要患者自己排队治疗,在医院留观室,医生告诉张平,由于没有接到社区的通知,医院不能给他用药,也不能安排住院。

根据1月24日发布的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7号),为解决发热门诊等候时间长、床位安排不及时等问题,现就全面实行发热市民分级分类就医服务相关规定公告如下:

一、全员排查发热病人。由全市各社区负责,全面排查所服务辖区发热病人(含已就医和未就医市民),并送社区医疗中心对病情进行筛选、分类。对于需要到发热门诊的病人,各区统一安排车辆送达指定发热门诊就诊,指定发热门诊不得以任何理由拒收病人;对于不需要到发热门诊就诊的病人,由各社区落实在家居家观察,社区负责做好市民居家观察服务工作。

二、分类安排发热病人。已确定或高度疑似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由市卫健委负责,安排车辆送至指定治疗点治疗;疑似的发热病人,留在发热门诊留滞观察;发热情况较轻,还不能确定为疑似的病人,由各区负责接回指定地点隔离观察;确定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由各区负责送回家中居家观察。

张平的诊断证明 受访者供图

1月27日,通过核酸检测,张平被正式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月28日,武汉市第四医院发热门诊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张平病症加重,双肺广泛感染、重症肺炎,建议住院治疗。

张婕表示,父亲的症状已经十分严重,他们不敢在家隔离治疗了,只得提前带着折叠床,去武汉市普爱医院留观室走廊上躺着,等待住院机会。

可喜的是,截至中新经纬客户端30日结稿,在等待10天后的张平已经被武汉市普爱医院收治,住进医院。

床位紧张非个案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不少患者家属都反映,武汉医院床位依旧紧张。长江日报29日报道也称,武汉市前两批定点医院共提供床位4000余张,目前基本饱和。

张婕说:“重症肺炎患者住院难的问题,并非我们一家遇到了,我们还算幸运的,不少亲戚朋友都遇到了这种情况。”

武汉的姜女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称,其父亲在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去世后,她和她母亲也相继出现类似症状,但由于没有核酸试纸的确诊,无法入院治疗。她说:“社区没有办法解决问题,问题又回到死循环,社区说,确诊肯定有房,医院说,没法确诊。按流程,社区医院应该上报,而实际情况是,社区医院说‘我们没有上报的权利’。”

姜女士还说:“我母亲已经呼吸困难,不能离开氧气管,我查看所有网上线索,去很远的一个医院挂门诊,最后住在急救室,只为了让我母亲吸上氧气。”

一名武汉新型冠状肺炎患者的女儿对媒体表示,她的母亲到医院就医后,被专家组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定点医院拿到入院证却依然没有床位。每天,她年过六旬的母亲必须步行1小时到医院接受药物治疗,而在记者采访时,其已被告知药物治疗时间也将到达医学允许的期限。

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建设的武汉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正在加紧施工。据透露,火神山医院预计提供床位700-1000张,2月2日可整体移交军方管理,雷神山医院有望新增床位1300张,2月5日可投入使用。

此外,武汉市征用的第三批共计14家医院,从1月27日开始陆续投入使用。

医院的建设速度、病床的腾挪空间,正在与新增病例的数量赛跑。2020年1月29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032例,其中,武汉市新增356例;截至2020年1月29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86例,其中,武汉市2261例。(文中的张平、张婕、李贤、宋芳,均为化名。)(中新经纬APP)


上一篇:各省经济数据“挤水分”背后的真相_财经

下一篇:没有了